斗真炒蛋

好几周前 雨绵绵的 拍打在红色搭帐篷上 雨伞挂在帐篷的螺丝钉上 细碎地坠落雨滴

东北人满头大汗地烤着羊排,烟呛的人睁不开眼 在水汽氤氲里挣扎着双眼

和妹妹折返回去买了板栗 很难剥开 绵软地化在舌尖里 用舌头舔舐最深处的甜直达喉管